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最美東方人 / 崗位實踐

崗位實踐

莫堃——吹響“80後”奮進的號角

時間:2014-12-18    來源:本網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出生于上世紀80年代的莫堃 ,是一個對工作對生活滿懷無限激情和希望的年輕人。他于2010年博士畢業以後,加入集團公司中央研究院智能裝備與控制技術研究所(以下簡稱“智控所”)工作。在科研資源緊缺、工程經驗匮乏、工作任務繁重、技術難題複雜的艱難形勢下,主動挑起重擔,紮根于科研第一線,以企業科技創新爲己任,在科研實踐中一次次吹響了青春的號角。2013年莫堃被任命爲智控所機械系統室副主任,期間榮獲“中央研究院先進個人”稱號、“東方電氣集團總部‘四優’黨員”和“青年崗位能手”稱號,並在2014年初擔任四川省機械加工委員會委員。

      是什麽讓這位80後年輕人從人才濟濟的中央研究院脫穎而出?是他一次次在挑戰中,積極發揮青年突擊軍的作用。面對一個個他人認爲無從下手的難題與僵局,他絲毫沒有退縮,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主動學習、反複調研、刻苦實踐、勇于創新,正是憑借著這股锲而不舍的科研精神,取得了一個個有目共睹的成績。

      剛入職智控所時,就面臨一項挑戰:重新啓動因技術難題停滯的東方電機沖剪線自動化下料項目。該項目難度大且技術路線不成熟,光是前期圖紙就重達十來斤。面對考驗,他沒有膽怯,而是沉下心來認真分析每一張圖紙,深入車間工廠實地與一線工人溝通,對每個細節充分考證與調研。主動放棄寶貴的周末和下班休息時間,忙碌往返于德陽的車間現場和成都的實驗室,數本行業手冊和産品資料被翻得越來越厚,最終設計出多達十余種備選方案。2012年,莫堃組織了自己的團隊並帶領著和他一樣年輕的成員共同優化方案、連夜調試,最終順利地完成了項目目標,獲得了東電的一致認可。此方案在集團內相關沖剪設備上的使用大大提高了設備的利用率,爲集團數字化車間的宏大升級計劃提供了堅實的基礎。該設備填補了國內相關行業空白,商業化進程將會爲集團開創新的經濟增長點。現在,項目組與東方電機簽訂了新的技術協議,繼續開發第二代産品並著手行業推廣。

      入職後的第二年,他遇到了又一個新的挑戰:獨自承擔電驅動控制器殼體結構設計和熱管理方案。新能源汽車電驅動總成是東方電氣集團新發展産業的重要方向之一,前期的結構設計方案並不理想,散熱方案也以外包爲主。莫堃面對一個全新行業,主動學習相關基礎知識和工具,查閱並熟悉相關標准,自己聯系外協加工廠研究制造工藝,並結合工業設計,設計出了多款電驅動控制器殼體。他和同事們一起不厭其煩地修改並論證,硬是把這塊硬骨頭啃了下來。現今,該項目的相關成果已經順利移交東風電機,並且在此項目中,建立了相應的熱系統與強度設計體系,大大縮短了後繼開發的工作,爲今後電驅動市場的快速響應奠定了基礎。目前他帶領的團隊針對電驅動産業化進行全面支持相關設計和制造工作。其電驅動動力總成的研發成果已逐步轉化成相關電控産品,在這每一個成功産品的後面都凝結著他們的汗水與智慧。他們研發的電驅動産品已成功應用于包括川汽野馬、蜀都客車、安凱客車等在內的多家電動車企業,這一成果爲集團的新能源汽車穩健地開辟了市場,爲集團的戰略路線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莫堃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裏就走上室主任崗位我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他的同事這樣說。他在每個項目中都主動承擔,迎難而上,充分發揮機械專業領軍人的作用。別人覺得不可爲,他也要勉力爲之。

      “擔任室主任對于我來說不是科研事業的終點,而是與大家一同在科研創新道路上續寫新篇章的起點。”莫堃說道。

      他帶領的機械系統室是一支平均年齡僅27歲的年輕隊伍,承擔著面向高端智能裝備研發與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機械結構設計、分析、制造與裝配以及工業設計等繁重工作,涉及科研領域廣,技術攻關難度高,任務類型多,任務周期短,科研壓力大。在他的帶領、號召與感染下,這群年輕人充分地繼承了他敢于面對挑戰,勇于承擔風險的精神,形成了敢打硬仗、敢啃硬骨頭,凡事迎難而上的工作作風。他們以知識爲導向、理論聯系實踐、合理調配資源,保證了項目執行的高效性,不到20人的團隊支持了近40個項目。截至2014年上半年,機械系統室獨立簽訂或完成合同訂單三百余萬元,配合完成項目訂單共計千萬余元。2014年,智控所機械系統室被提名爲“青年文明號優秀團隊”。

      青春像噴薄的朝陽,那麽短暫,可卻又那麽美麗,那麽迷人。但是青春不會像朝陽那樣第二天還會出現,青春沒有第二次。回首自己的青春,莫堃沒有遺憾。“《簡•愛》中曾有一句話讓我感動——‘我貧窮,低微,不美麗,但當我們的靈魂穿過墳墓時,我們是一樣的。’沒錯,美麗不是天生的,美是自己創造的。”他爲自己能在青春年華裏勇銳蓋過怯弱,進取壓倒苟安而感到自豪。當時間劃過青春的季節,我們已經長大,而那流光溢彩的日子已是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