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東方文化 / 走過30年,理念征文

走過30年,理念征文

父親那夜的失態

時間:2014-12-18    來源:本網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對于出生在廠醫院,在廠小學、中學度過了人生最初的17年的我來說,曙光山、英雄山環繞中的東汽廠區和家屬區,充滿著我童年和少年時期的全部回憶。

      小時候,常常望著沿山而建的巨大廠房問父親:這些房子是幹什麽的?于是我從父親的口中得知了汽輪機、發電設備、三線企業、國家要求、東汽人、艱苦奮鬥等等新鮮的名詞,雖然我當時還不能明白它們的意思。

      在我的孩提印象中,周邊形形色色的叔伯阿姨都是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人,可以爲了工作不惜犧牲自己小家庭的利益;他們樂于助人,也很守紀律,鄰裏間和睦相處,互相幫助,其樂融融。

      等我再大一點,發生了一件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

      大概在八十年代初吧,一向忙碌的父親更加不著家了,整天在外面不知道在忙什麽,問母親,她告訴我,你爸爸他們在做一件關系到工廠前途的大事。我很茫然,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直到有一天半夜,我被父親從睡夢中搖醒,頭發淩亂、兩眼通紅的父親大聲對我說“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了!”接著又抱起一樣懵懵懂懂的弟弟轉了好幾個圈,哈哈大笑,嚇得弟弟哇哇大哭,奇怪的是,母親非但沒有阻攔,還同樣微笑地看著這一切。我清晰地看到,兩滴晶瑩的淚珠從母親眼中滑落。發生什麽事了?我不禁暗想。看著一向文靜的父親突然這個樣子,我心裏很害怕。

      多年以後,我才從父輩口中陸陸續續了解到一些當時的情況,才解開這個一直萦繞在心中的謎團。

      在八十年代初期,正是中國經濟騰飛的前夜,引進技術,提高生産能力是當時的一項重要課題。在發電行業,當時的生産制造技術還停留在單機100-200MW的規模。爲提高汽輪機生産制造水平,由國家出資,從國外發達國家成套引進300MW汽輪機設計和生産技術,在國內指定上汽、哈汽爲技術承接方,東方被排除在外。東方此時如無任何作爲,未來將注定從主要電力生産基地的名單中除名,漸漸淪落到類似于電力修造廠或是輔機廠的尴尬境地。

      東汽廠領導多次遠赴北京向部裏領導彙報和請示,努力爭取,希望也能給東汽一個機會。但因當時國家財力有限,同樣的技術不能重複引進,最多只能給兩個企業。憑著哈汽共和國長子的地位、上海在國家經濟中的地位,東方落選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東汽領導多次赴部裏慷慨陳詞、據理力爭,但結果依舊沒有任何改變。最後,部領導也被東汽人的執著所打動,勉強同意東汽自行研發300MW汽輪機制造技術,但前提是在國內要有電廠肯接受,研發經費自籌解決。

      接下來,東汽人兵分兩路:一路火速回廠,組織動員全廠科技力量進行300MW汽輪機生産制造技術攻關,爭取早日生産出樣機;一路奔赴河北、河南、山東,去找肯接納東汽300MW汽輪機的電廠。在沒有産品的時候,要說服用戶接受一個尚在空中樓閣中的發電設備,其難度可想而知。東汽人在多個電廠使出渾身解數,軟磨硬泡,憑借以往的口碑和堅忍不拔的精神,終于感動了山東一家電廠的領導,同意接受東汽試制生産的300MW汽輪機,但要求在出廠前完成廠內試車。這又是一個幾乎不可完成的任務,需要在廠內搭建試驗台和管網,准備汽源,此前國內沒有任何先例。

      此後無數的日日夜夜,上至廠長,下至每一個工人、每一個技術員,東汽人夜以繼日,加班加點,向著早日産出樣機、完成廠內試車的總目標艱苦前行。所有的東汽人不計報酬,忘我工作,大家都憋著一股勁,無論如何,要將“爭氣機”早日造出來。

      沒有資料,就發動每一個技術員去找,去找人請教,去翻閱文獻;廠內試車沒有汽源,就去找地方政府解決;研發財力不足,就組織全廠職工賣廢鐵、用邊角余料生産菜刀和靠背椅去賣、爲周邊廠礦修理設備、提供技術指導等各種方式一點一滴的籌集資金。

      試驗台搭好了、汽源通了,樣機出來了。在廠內試車的那一天,所有參加測試的上百人緊張不安地盯著各種儀表的讀數,所有人的心都繃得緊緊的。生怕出現任何的意外情況。在惴惴不安中,每一分鍾都過得那麽的漫長,不時有人跑出車間,在外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終于,經過漫長的等待,試車總負責人跳到台上激動地大聲宣布“各項指標正常,廠內試車成功!”現場立即爆發出了經久不息的掌聲。人們將主設人員一次又一次的抛向天空,每一個人都哭了,但沒有人擦拭,任由淚水在臉上肆意流淌……這就是父親那夜失態的原因。

     三十年後,作爲東方的一員,當我回想到父輩們那種百轉千回、不折不撓的拼搏精神,依舊激動不已,感慨萬分。這種精神,就是我們企業的真正靈魂。

     

國際工程 宋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