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enter id="z4yans"></center><button id="z4yans"></button><noscript id="z4yans"></noscript><ol id="z4yans"></ol>
        1. <small id="5cmzi8"></small><code id="5cmzi8"></code><code id="5cmzi8"></code>
          <address id="5cmzi8"></address><i id="5cmzi8"></i><acronym id="5cmzi8"></acronym><big id="5cmzi8"></big>
                  1. <center id="rn1mdm"></center><big id="rn1mdm"></big><big id="rn1mdm"></big><noframes id="rn1mdm">
                  2. <optgroup id="rn1mdm"><tr id="rn1mdm"></tr><code id="rn1mdm"></code><small id="rn1mdm"></small><small id="rn1mdm"></small></optgroup><tr id="rn1mdm"><b id="rn1mdm"></b><dir id="rn1mdm"></dir></tr><ins id="rn1mdm"><ins id="rn1mdm"></ins><form id="rn1mdm"></form><pre id="rn1mdm"></pre><tr id="rn1mdm"></tr><button id="rn1mdm"></button></ins>
                    1.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多國區域供熱走向“去碳化”

                      時間:2019-11-05    來源:中國能源網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近日,由中國城鎮供熱協會、國際能源署(IEA)主辦的“清潔供熱國際學術交流會議”暨第73屆IEA-DHC執行委員會會議在北京舉行。來自比利時、加拿大、丹麥等數十個國家的供熱領域專家,就清潔供熱趨勢、區域能源政策、主流供熱技術等話題展開探討。
                             記者從現場獲悉,作爲一種靈活的解決方案,區域供熱特別適合在城市應用,因此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青睐。但在城市供熱走向綠色、高效的過程中,區域供熱也經曆著由單一熱源走向多種熱源、以化石能源爲主到可再生能源、余熱等清潔能源的轉變,機遇與挑戰並存。未來有哪些供熱方式可成爲主流?結合實際,各國如何做好因地制宜開發?與會專家對此給出觀點。
                             各國基礎不一,但紛紛看好區域供熱的前景
                             據IEA統計,2010年以來,供熱領域的能耗基本保持穩定,已成爲全球最大的能源終端消費領域。爲此,IEA專門成立了區域供熱供冷與熱電聯産技術合作項目(IEA-DHC),通過利用、整合不同熱源,以較低的環境、資源成本,更好地解決供熱問題。
                             記者了解到,區域供熱相當于一個“力量集合”,主要利用集中産生的熱量,通過管網送至終端用戶,由此替代分散的單體供熱。該方式不僅能滿足熱量需求較高的城市等區域供應,還具備靈活性,用戶不再局限于某種特定熱源,可自行選擇合適、低廉的燃料。不過,由于起步時間、建設基礎、發展進度等不同,區域供熱在各國的現狀也有差異。
                             據中國城鎮供熱協會理事長、北京市熱力集團董事長劉水洋介紹,中國現擁有世界最大的供暖系統,集中供熱管網長度超過20萬公裏,集中供熱面積近百億平方米。IEA也指出,過去10年,中國集中供暖管網覆蓋的總建築面積增加2倍,基本接近2005年以來,北方采暖地區建築面積的增長總量,其規模仍在增長。
                             相比之下,不少國家的區域供熱更顯“小而美”,開發空間與潛力巨大。比利時VITO能源研究所高級研究員Dirk van Houdt表示,比利時面積相對較小,人口數量僅1100多萬,供熱需求卻十分旺盛。目前,當地區域供熱比例非常低,集中管網總長只有78公裏,“但從另一角度說,這也給未來開發提供了很多機會。通過打造密集的輸氣管網,99%的城市將接入其中”。
                             加拿大自然資源部區域能源專家Raymond Boulter稱,加拿大地廣人稀,尤其是東西跨度達3000多公裏,加之氣候寒冷,區域能源的發展非常重要。“在運的217套系統以小規模爲主,其中不少還是2001年投入的老系統。隨著當地供熱已由蒸汽方式轉向熱水型,與之相匹配的區域能源系統亟待跟上。區域能源的經濟競爭力,還大大降低建築供熱的成本需求,未來必將發揮更大作用。”
                             “在英國,區域供熱滲透率僅占現有住宅的1%-2%,且大多數熱力管網規模較小。但我們相信,其在英國有著很大的發展潛力。”英國建築研究所技術主管表示,“英國計劃到2050年,區域供熱可滿足約17%的家庭、24%的商業和公用建築的供熱需求。”
                             追求清潔化,“去碳”成爲區域供熱新要求
                             記者還了解到,區域供熱與地理位置、建築類型、能源禀賦等因素相關,由于實際情況不同,各地選取的具體方式也有差異。但在因地制宜的同時,“清潔化”成爲一致目標。
                             “IEA-DHC項目聚集了中國、加拿大、德國等十余簽約國,希望解決各國面臨的不同能源問題。其中,降低環境成本、實現清潔利用成爲共性挑戰,工業余熱、可再生能源等利用正在得到重視。”IEA-DHC主席Robin Wiltshire稱。
                             多國專家進一步表示,碳減排問題已成爲全球關注的焦點。根據英國石油公司(BP)發布的《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全球能源消費所産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去年增加了2%,創下近七年最高水平,與《巴黎協定》要求的減排目標存在距離。因此,在供熱領域,同樣需要加大清潔能源投資力度,減少對化石能源的依賴,通過多種能源供應方式及新技術、新工藝,實現“去碳化”。
                            “此前,我們已經花了30年時間,減少了40%的二氧化碳排放,未來10年要繼續減排30%。由此才能實現到2030年比1990年減少70%溫室氣體的目標。”丹麥西哥本哈根供熱公司總經理Lars Gullev直言,“部署區域供熱系統、提高樓宇能效,正是下一步的重點工作。”
                             奧地利能源系統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工程師Ralf-Roman Schmidt告訴記者,在奧地利,一個以“去碳化”爲核心的能源規劃正在推進。在傳統熱力系統中,化石能源的比重高、效率低。直至去年,奧地利最後一座熱電廠被關閉,清潔供熱加速發展。“一方面,部分地區在大力發展風能,結合熱泵技術實現供暖;另一方面,生物質、地熱、余熱等其他方式也在推廣。我們還在研究儲能技術,以進一步減少用熱成本。”
                             英國建築研究所技術主管也稱,清潔化的區域供熱,是英國政府減少碳排放的重要組成部分,商業、能源等相關部門也作出承諾。“爲更好地實現減碳,我們決定給區域供熱用戶提供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2025年有望實現。”
                             來自德國的技術代表Carsten坦言,提倡低碳的供熱方式,同時還出于經濟性考量。“德國區域供熱比重較高,使用化石能源、再購買碳配額的方式,其實並不劃算。若不扭轉這一趨勢,到2030年,德國購買碳配額的成本或高達300億歐元。我們正在開展大型熱泵、余熱回收等研究,來推動供熱領域的碳減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