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站內公告 扶貧動態 政策文件 扶貧幹部風采 信息公告 扶貧衆籌
特布洛村的一天
發布時間:2018-12-03     來源:本網    點擊次數:13096
    清晨的陽光照在阿蘇的格澤山和九尼山的山崗上,喚醒了鳥兒,也喚醒了山腳下的特布洛村。
    早起的彜族農人已經在山坡上的田裏開始勞作,現在是土豆收獲的季節,農人把土豆一袋一袋地整理裝好,放在等待在田邊的兩匹小馬背上,打了個呼哨,牽著小馬緩緩向山腳特布洛村的家裏走去。
    一個皮膚黝黑的青年小子快步迎面走來,農人認出這是今年4月才來的駐村第一書記牟爾古。
山頂上的希望
    牟爾古是土生土長的彜族人,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東方電氣集團旗下的東方風電公司從事技術工作,隨著公司精准扶貧工程推向深入,因爲他懂彜語、知民情而被擇優派駐來到了扶貧攻堅的第一線,一方面負責東方電氣扶貧項目落地生根,一方面幫助村裏做好建檔立卡、教育培訓等扶貧攻堅的各項工作。
    牟爾古今天的目的地是山頂上的一個面積130余畝的貢椒種植示範基地,這是今年東方電氣集團公司實施産業扶貧的重要項目。
    爲了選苗育苗擇優種植,他和同樣來自東方電氣對口幫扶的幾名同事,在種植基地的田間地頭前前後後折騰了好幾個月,現在播種的貢椒種子已經開始發芽,等到三年後田裏的貢椒樹進入結果初期,就可以初步産生每畝3000余元的經濟效益,五年後貢椒樹進一步成熟,基地的産量將會翻倍,八年後貢椒樹進入盛果期,産量進一步加大,基地的130余畝貢椒田每年將會創造上百萬元的經濟價值,意味著特布洛村的900余名村民每年都會有上萬元的收入。
    這是全村人的希望,從大涼山裏走出來的牟爾古更懂得這些田裏的貢椒樹對村民們意味著什麽,所以他非常珍惜,就像有了心愛玩具的孩子一樣,時不時都要來看上幾眼。
    牟爾古走得很快,因爲今天要做的事情還很多,上午縣裏的楊縣長要來考察工作、幼教點的孩子們要來讀書、勞動技能培訓事宜還要布置下去。
    來到特布洛村的幾個月裏,牟爾古幾乎每天都是這麽忙碌著,看著村子一點一滴的變化,皮膚雖然越來越黝黑,心裏卻越來越敞亮。
教育要從娃娃抓起
    離特布洛村30多公裏的昭覺縣城,楊強坐在政務中心的辦公室裏,他在等待東方電氣第一希望小學的聯系人,商討關于學校的升級改造事宜。
    楊強是東方電氣集團東方電機有限公司挂職昭覺縣的副縣長,來到這裏不久,他就發現了一個現象,經常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背上背一個,手裏還牽一個,同事告訴他,這些孩子除了帶孩子以外,還要幫忙家裏幹活,已經很娴熟了。
    有一次,他遞過去一塊糖,小女孩眼裏滿是受寵若驚的意外,猶豫著還是接了下來,仔細的剝開糖的外衣,伸出舌頭舔了舔,本以爲是不舍,要留著慢慢享用,沒想到她把糖塞進了背上的弟弟嘴裏,小男孩一二歲的樣子,還不會說話,一邊吃,一邊咿呀唔呀的顯得很高興,在姐姐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小姑娘滿臉笑容。
    看到這一幕,楊強鼻子一酸,眼淚吧嗒一下就掉了下來。其實這些小孩和他遠在德陽的兒子差不多大小,卻背負著這個年齡不該承擔的責任。
    今年集團公司加大了精准扶貧對口幫扶的投入力度,斥資1600多萬元,從教育扶貧、産業扶貧、移風易俗、黨建扶貧等方面的17個項目同時開始實施,每一項工作都是時間緊、任務重,每一個項目都需要落實到貧困戶的鍋邊竈台,楊強忙得快腳不沾地了,心裏卻有著欣慰和滿足,應該給這些孩子一個幸福的生活。
    “扶貧先扶智,教育要從娃娃抓起”,集團公司鄒磊董事長每次來昭覺考察調研都要強調這句話。感受到公司上下對扶貧工作的重視,楊強覺得,這場惠及全涼山州的扶貧攻堅戰更像是新時期的又一次長征,一如80多年前在這片土地上的那一次播撒紅色火種的長征,而這一次,播下的是脫貧的種子。而自己和衆多扶貧工作者一樣,就是這場戰役的急先鋒,攻堅克難的急先鋒。
    商討完希望小學的升級改造事項,楊強緩緩合上第一希望小學的升級改造效果圖,揉了揉太陽穴,理了理思路,推開門,快步向樓下走去,他還要盡快趕到特布洛村,安排幼教點的修建、苦荞和烏金豬的定向收購、黨支部結對子等事項。
繡花針
    說覺河在阿蘇的格澤山的山腳下緩緩流淌,河畔的緩坡上,一座座白牆黛瓦的房屋順著山巒的起伏依勢修建,錯落有致的房屋間填充著綠樹和草坪,屋前村裏的一塊平地上,喝著泉水吃著野菜長大的烏金豬和跑山雞,散了歡的跑跳追逐,一刻不得停歇。
    特布洛村裏最高的建築是個兩層高同樣白牆黛瓦的小樓,這裏是村支委的辦公場所。
    樓前是一個火熱的施工現場,東方電氣集團捐建的幼教點正在這裏施工修建。
    一樓一個30多平米房間裏,幾個村裏的孩子坐在小板凳上,因爲沒有書桌,書本只好放在更高一些的椅子上面,孩子們認真地學習著,牟爾古來回走動,不時和孩子們討論著什麽。
    “楊縣長來了。”屋外傳來村委書記馬比小龍的喊聲。
    牟爾古來到屋外,馬書記已經迎了上去。
    “楊縣長好。”馬書記握著楊強的手說,“你們公司捐建的太陽能路燈已經在用了,鄰村的見了都說好,希望他們那裏也能建上這種路燈。”
    “是嗎,”楊強一邊查看著幼教點的施工進度,一邊回答,“我盡快把這個情況向縣裏和公司反映。”
    三人一起向二樓的會議室走去。
    與楊強同車來到特布洛村的馮劍和余慶,是東方電機派駐到昭覺扶貧一線管理學校升級改造和幼教點修建的土建專家。
    兩人雖然來自公司的不同部門,來到昭覺也才剛剛一個月時間,工作起來卻有著無比的默契,在向施工人員了解完幼教點建設的施工進度後,兩人一個拿出皮尺測量,一個拿出筆記本記錄,確認基坑尺寸無誤後,招呼著施工人員開始了下一階段的工作。
    其實,兩人的默契來源于一段“同病相憐”的共同經曆。因爲他們管理的兩項工程建設周期都非常緊張,學校升級改造要趕在9月1日前完工,不能影響正常教學的開展,幼教點也要盡快完工,天氣轉冷前要給村裏的孩子一個舒適的學習環境,兩項工作的設計方案都要在最短的時間裏拿出來。
    于是,兩人剛到昭覺,就開始了每天到淩晨兩三點的連續加班,年輕一些的馮劍還覺得能抗住,年過五十的余慶老余卻大呼身體受不了,差點就此打了“退堂鼓”。
    隨著工程項目不斷推進,兩人的工作不斷熟練,對當地的情況也越來越了解 ,老余也似乎愛上了這方山水,愛上了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的的人們。
    村裏有時候會給來這裏讀書的孩子提供午餐,也就是簡單的一個面包,一盒牛奶,老余幾乎每次在現場都要上前仔細查看食物的出廠日期和保質期,確定無誤後才會放心,他說,這些小孩瘦瘦小小的,一看就是營養沒跟上,千萬不能再吃到過期食品了。
    “扶貧必須以‘繡花’的功夫做到精准,保證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刃上”,東方電機劉輝書記說的這句話,老余印象很深,老余覺得自己就是一枚“繡花針”,扶貧的千條萬線彙集“針”身,會“繡”出怎樣的圖畫,老余很期待。
    樓上的扶貧工作會議很快結束了,一行人又來到村民家裏了解東方電氣捐建的標准化廚房設施、客廳三件套、太陽能熱水器的使用情況,楊強心裏清楚,這些過程都要清晰的記錄下來,固化下來,才能在更大範圍推廣,惠及更多的困難群衆。

    太陽西沉,暮色照大地。楊強一行已經趕往昭覺縣東方電氣第一希望小學,察看那裏的工程進度,當幼教點的施工建設停止時,特布洛村恢複了甯靜,村民們或坐在自家屋前,或就在路邊隨地一坐,很快圍成一圈人,談論著今天的收獲,談論著小村的改變。
    陽光穿過阿蘇的格澤山的山巅,穿過樹林搖曳的枝葉,照在他們歲月雕刻的臉上,甯靜、從容,寫滿希望。

(作者:劉蕊)

 
 
版權所有: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有限公司信息技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