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最美東方人 / 勞動模範

勞動模範

他,巨廈下的一塊基石


——記1995年全國勞動模範汪煥木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在東方電機重金工分廠“愛東電、比貢獻”超工時賽宣傳欄上,列著一長串全分廠定額工人的姓名和勞動工時,完成工時越多,姓名上方的豎線就越長。最長的那根豎線下常常寫著,汪煥木。

      汪煥木曾連續四年被評爲廠勞模,一年完成工時7947小時,列全廠同工種第一,月平均工時都在600小時以上……

      有人計算過,按定額來算,汪煥木的工時超過定額兩倍多。也有人形象地說,他一年幹了三年的活。
 
不幹活就悶得慌       

      分廠的人看在眼裏,每天剛一上班,汪煥木就忙開了:或是磨鑽頭、吊工件、提冷卻液,或是開動鑽床、調整位置、不停澆液……個子不高、身體削瘦的他,風風火火、步伐飛快,動作不停。
      汪煥木幹活搶時間、節奏快,可忙壞了與他配合的人。一次,吊車師傅因爲忙,一時沒來得及給他吊工件,他等不住了,跑去與吊車師傅“吵”了起來。多次因這類事,他直接“告”到了分廠領導那裏,大家真有點“虛”他了。
      徐工段長說,汪煥木多年來很少請病事假。他翻開考勤記錄本說,汪煥木今年前三月未請一天假,4月休的一天還是分廠“強迫”他休的,汪煥木平均每月累計加班十多天,幾乎所有的星期天和節假日都在加班。
      今年有個星期天,同在一個分廠的汪煥木和他的妻于都要加班。汪煥木早上與妻子說定:中午自己先回家做飯,妻子去買菜。那幾個月午休只有一個半小時,家家都很忙。妻子買好菜回到家,汪煥木卻人影不見。“又沒回來!”川辣子性格的她又氣又急,可又無可奈何,一邊做飯,一邊不時望一望窗外丈夫回家的那條路。因加工銷孔擔心質量和進度的汪煥木終于回來了,可差不多又要下午上班了。
      之前幹從化機組時,汪煥木和徒弟倆有一天白班連二班一直幹到深夜過後。等幹完停下機床,他倆才發現廠房裏加班的人就剩下他倆了。走出廠房,才覺得又冷又餓,天也快亮了。
      汪煥木住院,在家休息,甚至在勞模體檢時,悄悄溜進廠裏幹活的事,分廠領導、工段長、汪煥木妻子說來都慨歎:拿他沒辦法。汪煥木愛說:“當工人就要幹活。我不能比人家幹得少。”
 
幹活“不挑肥的捏”
      有人說,汪煥木工時這麽多,—定好掙。汪煥木的徒弟說:光知道工時多,不知道我們是怎麽幹出來的!
      汪煥木操作的Z258鑽床是一台五十年代出産的設備,老化嚴重。汪煥木幹活,大多是在大工件上鑽孔、鉸孔。鑽孔、鉸孔的技術質量要求不低:位置、深淺要准確無誤,表面粗糙度要合符圖紙要求。更不能幹廢,否則損失大了。一些斜孔、深孔更難鑽。既要合格産品又要進度快,工時多看來並不容易。
      去年有一項任務是在漫灣機組合縫板上鑽58個直徑爲90毫米、深爲200毫米的孔。鑽工們明白這是件棘手的活。汪煥木硬是靠二十多年摸索出的一套磨鑽頭,進刀、潤滑等加工方法,在三天內幹完了這批活。

      分廠交給汪煥木幹的,也往往是—些急活、難活、重活。別人認爲汪煥木的鑽床太陳舊,不能幹精細的鉸孔,而他卻在這台曾被“宣判死刑”的舊鑽床上實現鉸孔,幹出了優質産品。有人統計過,鑽床一般的廢品率是百分之三左右,汪煥木幾乎沒有出過廢品。
      除了這台固定的舊鑽床外,汪煥木和他的徒弟還有一台同樣大的可移式萬能鑽床,這在全分廠沒有第二例。開萬能鑽,就要“轉戰四方”,從廠房這頭到廠房那頭,從大電機廠房到重跨廠房,哪裏有需要,汪煥木就要幹到哪裏.到處“轉戰”,來來去去,費時費力。而這時往往又需要爬到七八米高的工件上面去幹,危險性大,不好站位,別人不願幹,汪煥木一聽,拿著工具就去幹。
      汪煥木常說:“這麽幹活習慣了,不幹就不舒服。”
      人們要說,汪煥木是一塊基石,同許多優秀人物一道,托起了東方電機這座巨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