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最美東方人 / 勞動模範

勞動模範

焊 花 頌

——記1995年全國勞動模範鍾家權

      

      如果說焊條是一支筆、焊花是多彩的墨,那麽鋼鐵漢子鍾家權就是一位高明而又偉大的畫家!

      是的,每天只要一走進焊接場地,年過六旬的鍾家權那一雙大眼睛就像焊花一樣變得美麗而閃亮。他說:是焊花點亮了他的生命,是焊花賦予了他青春與光彩。

      作爲東方鍋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重容車間一名手工焊工,鍾師傅40余年來先後承擔過國內首台300MW亞臨界自然循環汽包鍋爐、東方鍋爐首台600MW亞臨界、超臨界電站鍋爐以及1000MW超超臨界鍋爐心髒部件———汽包筒體、汽水分離器、儲水罐以及國産首台最大容量1000MW等級核電站核島主設備——硼注射器、安注箱、蒸汽發生器等關鍵産品的焊接任務。這些當今國家大力發展的火力以及核電發電設備的核心部件,再發點過程中都要承受很高的大氣壓,因此大都選用高等級合金鋼材料制作而成。而防止這些高等級合金鋼材料在焊接過程中發生焊縫脆裂,最終影響産品制造質量,是每個焊工都要面對的難題。爲確保焊接質量,焊工們需要在表面預熱加溫至150℃以上的筒體上,焊接加工各種環縫和管接頭,所有焊縫都必須進行100%X光拍片以及超聲波探傷等質量檢驗,容不得半點失誤和差錯。
     “冬天一身汗,夏天燙破皮”,是焊工們日常工作的真實寫照。特別是焊接汽包及內部零件時,焊工要鑽進上百攝氏度高溫且密不透風的高溫筒體內施焊,焊不完五根焊條,人就會因高溫缺氧而異常難受。此時此刻,身爲共産黨員、高級技師的鍾家權,總是搶在前。他深知高質量制造完成一台300MW電站鍋爐,我們的發電廠每小時就能發30千瓦時電,千家萬戶就能獲得光明,我國現代化建設就能快速朝前發展……
      1966年,當十六歲的鍾家權走出農村山門,成爲一名焊工,他立志要拿好手中這把焊槍,讓璀璨的焊花繪出人生最美的圖案。1983年夏天,東鍋自力更生研制的中國第一台國産最大等級300MW電站鍋爐,進入了關鍵生産階段。在沒有成功經驗借鑒,設備狀況不齊備的條件下,鍾家權與五名焊工師傅臨危受命,挑起了鍋爐汽包鍋筒環縫焊接重任!
      蹲在滾燙的汽包內,他們連續奮戰了五天五夜。有人算了一筆賬,在這五天中,將每人耗用的兩百五十公斤焊條連接起來,累計長度超過五千米。當他們走下焊台時,每人眼睛都因強烈的電弧光而紅腫得快要睜不開了!然而,令他們一生都自豪的是:自己高質量完成了中國曆史上首台300MW汽包鍋爐的試制任務,不但爲東鍋爭了光,而且這台機組鍋爐還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質量金獎!
      1996年,當東方鍋爐贏得了分包制造國産首台最大容量1000MW等級核電站項目後,其焊接制造重任曆史性地落到了鍾家權等東鍋建設者肩上的時候,他義無反顧地全身心投入到了這場爲祖國爭光、爲民族工業崛起的攻堅戰之中。1999年1月,國産首台最大等級1000MW核電站關鍵部件——硼注射器,進入了關鍵的總裝工序。爲保證這項技術要求高、質量要求嚴,容不得一絲一毫差錯任務的按期完成,焊工要鑽進內徑僅一米多、表面溫度高達150℃以上、前後密不透風的不鏽鋼容器內對接環縫。在站不能直腰、蹲不能蹲穩、跪又燙腿燙腳被法國技術專家稱之爲“災難性工作”的環境裏,49歲的鍾家權帶領小組四名年輕焊工,穿上用石棉特制的工作服,一頭鑽進了幾近密封的容器內苦幹四天,高質量地完成了讓外國專家稱奇的焊接任務,爲廣東嶺澳一期1000MW核電站工程提前並網發電,貢獻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由他擔任組長的手工焊組,以敢于攻克難關,敢打硬仗而先後被評爲四川省機械廳質量信得過班組、全國安全生産先進班組和原國家機械工業部“質量信得過”班組,1995年,鍾師傅也因工作出色被授予全國勞動模範等光榮稱號,“五一”國際勞動節那天,作爲四川省特邀代表,鍾師傅在人民大會堂與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起歡度佳節。
      2005年,鍾家權光榮退休了,但是,摯愛東鍋的鍾家權,在公司、車間領導和職工的關心支持下,又拿起了焊槍,與昔日的夥伴們一起奮戰在核電工段,參與了廣東嶺澳核電站二期1000MW核島主設備制造。經過1年時間的艱苦奮鬥,2006年8月份,順利完成3台安注箱的焊接任務;2006年10月初,要求高、工作條件最爲艱苦的1台硼注射器焊接難關又被攻克了,爲東方鍋爐按期履行合同做出了新的貢獻。在安注箱啓運前的那一刻,鍾家權讓記者拍照留下了這一令他一輩子自豪而又難忘的瞬間……
      人生能有幾回搏,化作焊花鑄忠魂。
      四十四個春秋,四十四個冬夏,60歲的鍾家權,爲東方鍋爐建設和發展不僅貢獻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他那雙胞胎的兩個兒子,在他的影響下也選擇了手工焊工這一艱苦而又光榮的職業。在父親的言傳身教和自身不懈努力下,兩個孩子都成爲東方鍋爐兩個基層車間響當當的焊接骨幹。鍾家父子兵在東方鍋爐三個生産車間,腳踏實地地用青春和汗水,爲東方電氣跻身國際一流大集團而譜寫著人生一曲曲壯麗的焊花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