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最美東方人 / 勞動模範

勞動模範

榔頭火焰錘煉閃光人生

——記2005年全國勞動模範王品盛


王品盛簡介:
      男,漢族,中共黨員,1954年5月出生,1975年7月畢業于東風電機廠技校,並參加工作進入東風電機廠焊接分廠擔任冷作工。2004年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05年榮獲全國勞動模範, 2008年當選北京奧運樂山站火炬手,2008年當選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作爲中國東方電氣集團四川東風電機有限公司的一名冷作工,王品盛憑著一股不服輸的闖勁和勇于創新的精神,三十余年在實踐中鑽研,熟練掌握水輪機轉輪、蝸殼、機座、凝汽器等冷作技術,攻克了一個個難題,成爲技術工人中的佼佼者,員工們把王品盛譽爲專挑“高難度”的人。

     從2000年起的10年間,王品盛完成了相當于20年的工作量。從事冷作工35年,王品盛集各種榮譽于一身:2004年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05年榮獲全國勞動模範, 2008年當選北京奧運樂山站火炬手,2008年當選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2006年,王品盛還被選爲中華全國總工會組織的100集紀錄片《中國勞模》100個拍攝對象之一。


三十五年冷作,堅守成一座歲月的豐碑


      1975年,王品盛熱輻技校畢業進了東風電機廠,被分到了焊接車間當冷作工。剛進廠的王品盛看不懂圖紙,尺寸計算困難,幹活不知從何著手。要知道, 冷作是焊接工種中技術難度最大的工序之一,需要鉗工、焊工、數學、電工等多項基礎知識,要成爲一個合格的冷作工,放樣、矯正、成型、裝配等十八般武藝必須樣樣精通。于是,幹一行愛一行的王品盛硬是笨鳥先飛,參加企業組織的各種文化技術補習班,一字一句地硬啃冷作技術知識。憑著一股鑽勁和韌勁,王品盛從頭學起,給師傅“打下手”時,他仔細觀察,記下每一個技術要領,別人下班了,他又找來圖紙反複對照琢磨,再進車間實地“演練”,走路、吃飯都在思考冷作技術,家裏也成了教室,擺滿了圖紙與冷作操作書籍。

     有一次,王品盛把電站用的一台肘管裝好後,發現左、右兩端離標准尺度均有誤差,其中左端長于標准尺度100毫米,右端則短于標准尺度100毫米。王品盛想到這樣會使電站設計達不到要求,急得幾天吃不下飯,通宵失眠。後來,他終于冥思苦想出一個辦法,把另一台肘管的前半部與這台肘管的前半部對換,誤差順利解決,爲企業避免了損失。

       苦幹加勤思,王品盛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技術難關,逐漸掌握了冷作技術,從“門外漢”成爲了廠裏的冷作尖子。三十五年的工作中,他始終任勞任怨,拼搏奉獻,出色地完成了一項又一項技術要求高、裝配難度大、生産周期短的關鍵部套件裝配。而且無論是哪一類産品,王品盛都嚴格按照圖紙要求,確保了質量和進度的要求,一次檢查合格率始終保持在99%以上。

      由于長期在高溫和電弧光環境中工作,王品盛的皮膚泛著引人注目的嫩紅,雙眼一見強光就直流眼淚,手上的皮膚無數次地脫了又長,長了又脫,腿上也密密麻麻地滿布幾十上百個燙、碰、撞傷的疤痕……但卻換來了數年如一日,加工所有産品部件一次檢查合格率始終保持在99%以上。

       撩起了王品盛的褲管,他的兩條小腿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滿幾十上百個疤痕,大的似銅錢般大,小的也有指甲蓋般大,有的是搬動、擺放工件使之成型時磕碰的,有的是工件成型定位點焊時焊花飛濺灼燙的。這些疤痕,是王品盛三十五年冷作生涯的有力見證。

 

挑戰“高難度”的人


      在過去的35年時間裏,解疑克難之事成了王品盛的“家常便飯”。

       2001年3月,公司接到出口德國沃爾沃公司的工程機械産品———穩定架的訂單。該産品技術要求高,對東風裝配與焊接技術都提出了嚴峻挑戰。爲此,東風專門成立了由各工種組成的技術攻關小組,王品盛以其精湛技術和突出表現被任命爲組長。穩定架焊縫多且集中,焊接變形是最大的難題,其中一些部件要求不經機械加工,表面不平度不超過0.5毫米,加工出來的孔同軸度必須控制在誤差0.01毫米以內。這樣的技術要求,幾乎是冷作工無法逾越的“高難度”。在接下來的10多天時間裏,王品盛帶著攻關小組上百遍分析研究圖紙,無數次探討裝配方法和步驟,盡量把可預見的問題考慮周全,確保萬無一失。當采用手工加“反變形”及“火焰校形”等技術手段,生産出完全滿足圖紙和工藝要求的産品時,熬紅了眼睛、瘦了一大圈的王品盛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此後,王品盛一鼓作氣,帶領攻關小組相繼攻克了前後機架、動臂等裝配難關。在批量生産過程中,王品盛及其攻關小組創下月生産50台穩定架的紀錄,確保了生産周期和質量。德國沃爾沃公司接件驗收的工程技術人員豎起大拇指連聲稱贊:“你們做得最好!”

       2003年8月初,王品盛主動向公司“攬”下廣西思安江電站兩台蝸殼的裝配任務。該任務生産周期只有20天,其時,正逢出口德國工程機械産品生産的緊要關頭,冷作小組5名技術人員只能抽出2人參加蝸殼裝配。爲了趕工時保質量,王品盛與另一名電焊工交叉作業,兩台蝸殼同時裝配,常常是這台蝸殼裏裝完一節又立刻轉移到另一台蝸殼。室外氣溫高達30多度,鋼板蝸殼裏更是酷熱難耐。20天裏,王品盛每天都在蝸殼座環中爬上爬下,在殼節裏鑽進鑽出,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保質保量完成了兩台蝸殼裝焊任務。

        2004年10月的一天,下班幾小時了,王品盛還在車間忙碌著。從裝配、焊接、打磨、入庫,雲南熊家溝電站蝸殼的裝配任務,必須在4天時間完成。王品盛硬是帶著大家經過2天2夜的奮戰,如期完成了裝配工作,創造了公司蝸殼生産新的周期紀錄。

       2004年,面對公司上台階産品——3萬千瓦汽發機機座的技術難題,王品盛主動帶領攻關小組成員,借來圖紙,反複琢磨,無數次地探討裝配方法和步驟。攻堅階段,王品盛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研究裝配方案,攻克裝配難題,將最優的方案應用于機座的裝配中, 在他的帶領下,3萬千瓦汽發機機座裝配各項技術難題都得以解決。

 

悉心傳授 不讓自己高超技能成爲“絕活”


      王品盛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幹活時他細心琢磨,仔細推敲,帶徒弟時,也是身教重于言教的。他總是在教關鍵技術時,一遍一遍地不厭其煩地給徒弟示範,直到徒弟領悟。同時他還要求徒弟和自己一樣,反複練習讀圖、制圖,掌握識圖這些冷作工必備的技能。

      冷作工是集體操作,王品盛當了20多年生産班組長,深知讓年輕人早日成才的重要性。爲提高年輕人的技術操作水平,王品盛毫不保留地將自己多年摸索出來的經驗傳授給年輕職工,如:他運用自如的火焰矯正技藝,可以提高加工工效3倍。他的徒弟李全,參加工作僅5年就成長爲一個冷作班組的組長,真可謂名師出高徒。爲讓年輕人早日挑大梁,他培養了一位年僅35歲的年輕人李業光,接替了自己的班組長職務。經他培養的青工很多已經成長爲公司水火電生産的主力軍。

      “我們的老組長就像一頭“老黃牛”,不僅能吃苦,而且肯鑽研,在分配工時時又常常‘虧待’自己。”同組的工人們都是如此評價王品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