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東方家園 / 最美東方人 / 勞動模範

勞動模範

“焊接之花”的夢想
——記全國人大代表、2015年全國勞動模範白映玉
  

       她是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全國人大代表,常常紮著馬尾辮,總是一臉腼腆淺淺地笑,日常中的白映玉,讓人很難想象到她是一名從事核電産品制造工作多年的電焊女工。
       但是只有當你見過她白皙的手臂上高溫焊花穿透勞保衣留下的密布瘢痕,當你見過她手持焊槍進入焊位時的成竹在胸,當你見過她化著淡妝出現在全國兩會會場時的亭亭玉立,你才能發現這“焊接之花”綻放著怎樣的芳華。

源于熱愛 結緣焊接則矢志不渝
        白映玉是中國東方電氣集團東方重機的一名焊接工。在裝備制造同行中,東方電氣構建的核電産業鏈最爲完整,涵蓋技術路線最廣、核島主設備及汽輪發電機組總體市場占有率最高,供貨及投運業績領先。東方重機作爲中國東方電氣集團重要的制造企業,主攻核電機組的蒸汽發生器、穩壓器、反應堆壓力容器和汽水分離再熱器。在我國大型核承壓設備國産化專業制造中,地位舉足輕重。在中國核電設備制造能力的不斷提升並致力“一帶一路”“走出去”的進程中,在焊接這道貫穿核電設備制造全過程的工序中,焊接工人用自己的不懈努力鑄就了座座裏程碑。
        在常人難以忍耐的高溫和狹小環境裏作業,這是焊工的常態,其中滋味又怎“辛苦”二字了得。焊接工雖多,能堅持下來的女焊工卻極少,但白映玉一幹就是27年。並且這位高級技師平焊、橫焊、立焊、仰焊樣樣精通,技術讓男焊工也自歎不如。白映玉說:“我讀技校那時,工人是個令人羨慕的職業,成績好的才去讀。”正因爲心氣高,白映玉選擇了挑戰性更高的焊接工種,“我還是覺得焊接挺有意思的。”白映玉這麽說,確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畢業後分到車間時,領導說她可以去做其他的工種,比如開起重機等等。白映玉回應到,“我在學校把焊接學得這麽好,不想丟下技能,我還是選擇當電焊工!”就這樣,白映玉在沒到東方重機之前與手工電弧焊打了17年交道。

鍾情挑戰 征服“魔鬼焊接”工序
        2008年,沖著“焊接核電設備”這個行業內的最高挑戰,白映玉南下來到了廣州。核電焊接標准高、難度大。爲了迎接挑戰,她先後考取了RCC—M、ASME、HAF603等20多個核電焊工資質,這樣的技術足以適應不同焊法、不同工藝、不同産品的需要。如果說,在壓力容器行業偶爾還能見到幾個女焊接工人的話,那麽到了核電的領域,她就是一枝獨秀的“焊接之花”。
        制造蒸汽發生器有一道關鍵的工序,爲了使核電産品被輻射的冷卻劑能夠在一個封閉的回路裏循環,需要用堆焊的方法,在內壁“鍍”上一層耐腐蝕層,形成核電設備內部的隔離層,實現承受高溫、高壓的同時抵禦腐蝕。這些焊縫一條不能出現差錯,X光射線、超聲波、渦流……所有能檢查産品焊接安全性的手段,都會被用上,檢測方式非常嚴苛。同時在施焊時,12把噴吐火舌的燃燒裝置在爲鋼構件加熱,盡管身著防護服、耐高溫鞋,但是工人腳底的溫度已接近200攝氏度,普通的鞋子踩在上面,會被融化掉。作業環境溫度高達50℃,感覺人在快速地出汗,但就是發現不了汗液的存在,那是因爲汗很快就被氣化了。焊工單次施焊時間最多也就30分鍾。嚴苛的技術要求和嚴酷的工作環境讓這道工序成爲“魔鬼焊接”工序。
        之前,該隔離層焊縫經常出現PT探傷不合格,甚至在返修後經熱處理再次出現不合格,嚴重影響産品質量和生産進度,最長影響工期達兩月之久。爲了攻克這道難關,白映玉率領小組在開工前,對工位、焊機、焊接參數和操作過程都制定了詳細的計劃,要求每位組員即使工作環境再惡劣,工作難度再大,依然要按規定完成每一個細節工作。憑借著一股不服輸的勁頭, 白映玉帶領小組6人輪番上陣,經過大家的努力,用7天時間完成這道工序,並且在探傷檢測時一次合格。“這可比發獎金還讓我高興! “魔鬼焊接”工序的詛咒最終被打破,累計在高溫環境中待了28個小時的白映玉欣喜萬分。
        如今,這種一次性成功通過“魔鬼焊接”工序的操作方法,已成了白映玉班組向同事們示範的核心技術。其他同事只要按照這一標准流程來操作,合格率也能達到100%,同時工期由10天縮短到7天。

精益求精 助力“華龍一號”騰飛
        當前,通過首堆首套“華龍一號”ZH-65型蒸汽發生器的研制,東方電氣掌握了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第三代核電設備的制造技術,形成了我國核電裝備國産化和核電“走出去”的核心競爭力。2017年12月21日,由東方電氣制造、運往中核集團福清核電站的國內首堆首套第三台“華龍一號”ZH-65型蒸汽發生器,在東方重機裝船發運。這標志著,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的三代核電“華龍一號”蒸汽發生器研制全部完工。
        其實在華龍一號項目的制造過程中,也並非一帆風順。第一台蒸汽發生器一次側水室封頭疏水管的焊接,是整個核電行業內的焊接難題,雖然在生産兩代半的時候就有了一些經驗,但是“華龍一號”項目的部件比之前的疏水管管壁還要薄。這一次,仍然由白映玉承擔了焊接工作,“焊接之花”再次綻放光芒。白映玉在開工之前結合所焊材料的特性及工藝檢查要求,按照自己的思路寫了操作流程和注意事項,由于是有限空間作業,焊縫所處的焊接位置非常不好,4根管8條焊縫,每條焊縫周長不到8厘米,白映玉精雕細琢,像繡花一樣用了6個多小時才完成。用白映玉的話說,“幹完活回家輾轉反側了一晚沒睡好”,第二天傳來PT探傷一次合格的喜訊讓白映玉懸著的心落了地,“第一次就做到這麽完美,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之後,白映玉對操作流程和要領圖文並茂地進行歸納總結,做成畫冊形成標准進行推廣,讓該工序後續3台産品都做到了探傷一次合格,同時,焊接時間也縮短到了4個多小時。

創新無涯 讓工匠精神薪火相傳
        打拼多年,已經成爲核電焊接領域翹楚的白映玉曾經拼得有多苦,對創新的理解就有多深,“我理解的創新,是要歸納總結工作經驗,還要推廣出去,除了自己接受,其他人也能夠接納。“白映玉說。不僅如此,要加快制造強國建設,來一場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白映玉認爲更要讓創新精神和工匠精神薪火相傳。
        2015年3月,東方重機成立了以白映玉名字命名的勞模創新工作室,至今已運行3年。工作室團隊共有15名成員,有專業技術人員4名和優秀技能工人11名。工作室以“做事、帶人”爲主要目標,重點圍繞核電主設備制造過程中的焊接重大難題開展工作,攻克了多個行業性焊接技術難題,有效地解決了生産中的技術瓶頸,努力保證産品質量一次合格,爲正常有序的生産提供了保障。
        提到工作室,白映玉頗有幾分自豪,“在我參加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我的勞模創新工作室並沒有因爲我不在就停止了工作。”工作室攻克了“華龍一號”福清電站5號機組穩壓器電加熱器套管焊接難題,這是整個穩壓器制造難點中的硬骨頭,不對稱的J型破口、破口高低差大、薄壁管焊接、返修難度大,可謂是目前同行焊接技術裏的“世界性”難題。這次攻關,工作室裏兩個80、90後的年輕人主動請纓承擔任務,同工藝人員一起,秉承“技術理論結合制造經驗、生産操作驗證技術方案”的理念,制定實施方案,經過一次次的實操練習和驗證,最終確保了該工序焊接一次合格。
        焊槍下綻放出的煙火總是那麽明亮,卻又有別于其他煙火的絢麗,色彩永遠單一。但這單一色彩的煙火,卻在讓白映玉這支“焊接之花”綻放出缤紛的色彩。談到未來,白映玉說:“新的時代、新的使命需要不斷用新知識充實自己、用新技術武裝自己。在我的心中,也有自己的中國夢,那就是用自己的勞動創造最經濟、最安全、最高效的清潔能源。用勞動創造幸福生活!”